商业“新土壤”中的独角兽与潜在独角兽
2018-07-12 08:05:26
  • 0
  • 0
  • 0
  • 0

7月9日的香港弥敦道被一片橙色包围,在这个长达3.6公里的道路上,小米打出了一条条“谢谢”横幅,以此感谢“米粉”。

雷军在上市敲钟时说,“世界会默默奖赏勤奋厚道的人。”

8年的长跑终于在上市钟声中得到见证,独角兽小米上市也引发一片热议。7月10日,中国互联网大会在京举办,在“2018中国互联网独角兽高峰论坛”环节,一批企业家都在讨论独角兽企业的共同特质。

企业家们的共识是,几乎每一个领域的超级独角兽或者是潜在独角兽,都是偏重用户服务、解决用户痛点、收获粉丝信任、坚持商业规则,最终获得快速发展的企业。

它们是中国互联网渐趋成熟的新土壤中成长起来的“新一代”,注重用户、尊重规则的理念是他们的普遍追求。

和用户们交朋友

过去五年,中国手机、视频、音乐以及互联网金融领域,诞生出了一批注重用户服务的企业。小米、B站、爱钱进以及腾讯音乐,几乎都是通过和用户交朋友,成长为各自领域的巨头——无一例外,这些企业都解决了用户在各个生活场景之中的痛点。

小米崇尚粉丝经济,米粉文化浓厚,低定价和酷文化吸引了一批爱追赶时尚、对新事物接受能力强、对新科技感兴趣的年轻消费者。这些消费者同样支撑了小米销量。

B站二次元属性的社区文化更具有包容性,开创新的弹幕文化给了用户更多表达自我的机会。弹幕文化崇尚“圈地自萌”,让一群年轻人在弹幕中畅所欲言,脑洞大开。良性的社群文化、圈层秩序让一条弹幕就能激起一群人的讨论,并在讨论中找到笑点、槽点、萌点,进而形成认同与归属。

爱钱进作为互联网金融平台,则是崇尚为用户创造有效价值。用爱钱进CEO蔡园竹的话来说,就是“赋能每一个普通人的财商能力,并以成就一家有情怀、有责任、有信任、有担当的百年老店为发展目标。”这种思路同样是在和用户做朋友。

著名经济学家罗伯特·希勒在《金融与好的社会》中就认为,金融不应该成为攉取财富的工具,而是跨时空配置资金,让普通人获得自我跃升的梯子。

爱钱进也确实是这样做的,在运营的四年间,总共完成3000次大大小小的迭代,举办了600场线上用户活动。还通过智能动态风控系统“FinUp云图”、自动建模机器人水滴Water Drop来完善风控体系,保证投资者的收益,通过强有力的运营、风控和用户建立信任关系。

腾讯音乐同样是一个注重用户运营的案例,它聚集了一大批90后、00后,通过建立社区模式让大家享受音乐。从2004年QQ面板上第一次出现音乐这个按钮开始,腾讯就在对一批90后用户进行运营。今天的腾讯音乐就像是一个集合了线上线下音乐爱好者的平台,在音乐人群中形成了很强的凝聚力。

尊重规则终究获胜

商业世界存在投机取巧,也存在巧取豪夺,甚至存在很多见不得光的原罪,这些方法可以让企业在短时间内取得成功,但是却不能让企业基业长青。就像林肯所说的,你能一时欺骗所有人,也能永远欺骗有些人,却不可能永远欺骗所有人。

所言不虚。乐视可以依靠“生态化反”在两三年间让所有人眼花缭乱,却也能在短短几个月间兵败如山倒。

但这一批超级独角兽或者是潜在独角兽,很大程度上都是尊重用户、尊重规则的代表,它们虽然可能会在短时间内遭遇一定的波折,但是从更长远的时间来看,却会因为坚持正道获得更长久的胜利。

小米始终坚持合理的价格,从而积累了大批米粉支持。用外界形容的话来说,雷军从来不用Undertable的手段,小米也因此在机构认购不足的情况下成了最大散户IPO。虽说上市遭遇破发,却被更多人看到了长期价值,股价还是得到反弹。

B站和腾讯音乐没有侥幸心理,相比于竞争对手,它们始终注重版权建设,最终成为行业领头羊。

这个规则放在互联网金融市场最为适用。随着金融监管体制的健全,互联网金融合规备案靴子落地,截至今年6月底,行业震荡后只剩余1800余家平台,近过半淘汰。你去看剩下的爱钱进等企业,基本都是在前几年守住了底线,坚持合规经营,按规则做生意的靠谱平台。

就像蔡园竹所说的,合规透明是爱钱进的发展基石,成立以来,爱钱进就不断拥抱监管,规范运营,发展的每一步,都走在合规、健康的道路上。

就像很多分析所认为的那样,一个完全以合规网贷为业务的平台,通过备案后价值将会得到明显的提升。爱钱进这样有技术、有风控、有用户的平台,在大浪淘沙的环境下,正逐渐成为用户心目中的“靠谱”平台。

新土壤中的一代

“靠谱”其实是尊重规则、尊重用户的表现——在中国互联网行业,规则正在成为重要标杆。

在蔡园竹看来,互联网金融正处在一个爆破式诞生、飞速发展后的行业洗牌阶段。互联网金融的发展历程和现在已经成熟、曾经的风口行业信托极为相似,都要经历一个肆意生长、监管介入、行业洗牌、稳定发展的过程。

其实不仅仅是互联网金融,中国整个互联网行业也是这样的发展规律。2014年几乎是中国互联网的一个分水岭,前面是蛮荒时代,后面是规则社会。

2014年以前,中国互联网诞生了一批崇尚商业模式创新,崛起于中国互联网蛮荒之时的企业。

这批企业的诞生得益于中国庞大的人口基数和流量红利,蛮荒之时国内法律政策不够完善,这批企业往往容易在原则问题上陷入麻烦,比如假货、盗版、抄袭、无证经营甚至是庞氏骗局等等。

随着后来国内监管渐趋成熟,2014年以后“主体责任”越来越被重视,过去互联网的避风港原则逐渐不被认同,越来越多的企业在寻求“补课”,回头重新解决当年遗留的问题。

国内商业环境的规则正在越来越完善,很难再钻空子,即使短期内有空子也会在监管的迅速反应下被堵漏。

2018年这批中国科技企业,他们的成长环境属于中国互联网的成熟期,监管、市场越来越完善,监管层面对创新,反应时间越来越快,管理体制也越来越娴熟。

这代互联网企业没办法像互联网早期的企业们一样野蛮生长,他们必然要通过合法合规、扎实做事为企业奠定根基——这是成熟商业社会必然要经历的过程。

偏重用户服务、解决用户痛点、收获粉丝信任、坚持商业规则的价值观,这都是成熟商业社会需要逐渐具备的基本商业理念。某种意义上说,小米、B站、爱钱进以及腾讯音乐等企业,它们是新土壤的成长者,也可能是中国商业环境逐渐完善的见证者。

中国新一批独角兽或潜在独角兽,也将诞生在这个土壤之中。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