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
  • 默认栏目
  • (824)

2 闲鱼捡漏,享受游戏“暴击”快感

文|吴俊宇 萧凉我们在电子游戏中时常可以看到“暴击”这个项目。暴击的设计初衷就是“战斗随机”系统,即用随机或伪随机的方式,使得玩家操作的角色在战斗中的每一次行动都产生不可准确预测的行动结果。而随之而来的另一个问题应该是“为什么是通过大幅提高(通常为简单倍率关系)一次伤害的方式(即暴击的形式)来作为一次随机收益的体现”。为何要设置“暴击”?目的还是制造挑战性,满足感和新鲜感,让人有种“搏一搏,单车变摩托”的快感...

  • 6447
  • 0
  • 0
  • 0
2020.02.23 16:15

2 每个园区都是村,每条网络都是路

文|吴俊宇“要想富先修路”,这是上世纪改革开放初时小岗村沈浩的一句口号。小岗村作为改革开放的桥头堡,只有一条泥巴路对外,为了打破闭塞,沈浩决定修一条水泥路,后来又修了友谊大道,小岗村的发展也慢慢进入了“快车道”。这两条路带来的价值是,小岗村迅速引进了工业、现代农业和旅游业,跳出种粮单一结构,走向规模经营。路的价值在美国也曾得到过验证,1937年在加州修筑第一条长为11.2km的高速公路以来,美国高速公路网络的建...

  • 3531
  • 0
  • 0
  • 0
2020.02.22 17:41

2 “搜”出民调,影响舆论场

文|吴俊宇这一次疫情袭来,大量事实表明,我们这片土地依旧不成熟。公众参与和社会治理都需要进一步提高现代化水平。一个真正成熟的社会需要民众参与,也需要民意的反映,更需要政府、机构去倾听社会的声音,及时发现社会中存在的问题。欧美发达社会的成熟之处在于,民众有数十年甚至上百年的公共参与,调研机构不断在民众中利用“定性+定量”的方式对民意进行调研。调研数据会在媒体上公布,形成舆论场,舆论场会一点点影响决策层。...

  • 4345
  • 2
  • 2
  • 0
2020.02.22 09:37

2 智慧零售小程序,“折叠三公里”

文|吴俊宇零售是一种文化。这种文化体现了当下社会的精神状况。82岁的台湾作家白先勇最早的零售记忆停留在民国时代。他的童年是在上海度过的,9岁时初到上海南京路。他当时的回忆绚烂而夺目:我从来没有见过那么多的高楼大厦聚集在一个城里。南京路上的四大公司——永安、先施、新新、大新,像是四座高峰隔街对峙,高楼大厦密集的地方会提升人的情绪……永安公司里一层又一层的百货商场,琳琅满目,色彩缤纷,好像都在闪闪发亮。那是个...

  • 4706
  • 0
  • 0
  • 0
2020.02.20 13:07

雅典瘟疫到新冠肺炎,人性穿越两千年

文|吴俊宇短短不到一个月的疫情期,北京已用三场大雪昭示了2020这个新千年首个庚子年注定不凡。灾难犹如一枚重磅的原子弹,在一座九百万的人口的中心坠落。我们没有亲历战争,但却第一次离战时状态如此接近。灾难之中尤见人性。灾难会考验人性,灾难会改变人性。每一次灾难都是如此。两千多年前,修昔底德在《伯罗奔尼撒战争史》中讲述了普通人面临瘟疫与战争时的期盼。如果说两千年前的古希腊人是在史诗中苦中作乐,以此寻求生命...

  • 9
  • 0
  • 0
  • 0
2020.02.17 19:40

2 996让男女总裁甜宠剧走红?

文|吴俊宇微博热搜又迎来了一部“甜宠剧”——《下一站是幸福》。遥想半年前,能形成如此现象级效应的还是《亲爱的热爱的》。任何文化现象都不是孤立的事件,它的涌现都要放在大的社会经济脉络下去观察。电视剧和日常生活相互交织,一方面反映了现实社会关系和思想状况,另外一方面也在重塑社会关系和思想环境。《下一站是幸福》、《亲爱的热爱的》这类甜宠剧走红既不偶然,也不奇怪。其中固然存在大众对普通恋爱故事审美疲劳的因素,...

  • 6231
  • 0
  • 0
  • 0
2020.02.16 19:28

在搜索框和回车键里,寻觅我们的社会脉络

文|吴俊宇传播学与社会学中有一个众所周知的观念是:Public opinion is our social skin。公共舆论是我们社会的皮肤。也就是说,公共舆论参与,往往会折射社会现实、群体心态。它反映了人们的恐慌、焦虑、需求,会对社会治理起到某种辅助参考作用。搜索引擎、社交媒体、短视频平台都是重要的舆论场。新型冠状病毒袭来,它们也在疫情中发挥着各自的社会价值。社交媒体延续了“围观改变中国”的媒体特质;短视频平台用简单娱乐的方式传...

  • 5
  • 0
  • 0
  • 0
2020.02.10 16:50

2 用数字孪生重塑城市活力

文|吴俊宇 萧凉产业-民生往往是一条明确而可行的技术路径。无数新技术的最终落地,都是从实验为起点,以产业为内化,以民生为落地,最终造福普罗大众。数字孪生也是如此。我们该如何理解数字孪生?简单说,这是现实和虚拟世界的双胞胎。科幻电影《黑客帝国》便展现了虚拟和现实相映照的世界。两个世界中有一个相同的自己,仿佛是一对虚实世界的“双胞胎”——未来的城市也是如此。大量前沿技术都是从产业走向民生,进而为日常生活带来极...

  • 1852
  • 0
  • 0
  • 0
2020.01.20 11:03

直面后现代,重构生活秩序

文|吴俊宇《纽约时报》在今年年初刊载了一篇名为《年轻人主导的这十年》的文章。这篇文章里几段有关时代精神的叙述实在是有味道——这种表达方式充满了年代纵深感和对历史的反思:与任何一个十年一样,这个十年也充满了矛盾和逆流......他虽然竭力反对时代精神,但也是时代精神的体现……一个结果是,我们的内心世界变得肤浅:我们花在思考、徘徊、阅读、做白日梦,以及仔细考虑某事的时间少了。是的。历史走进了2020年代,我们却感受...

  • 6
  • 0
  • 0
  • 0
2020.01.19 10:09

2 vivo内圣不外王

文|吴俊宇时间的指针走向2020,无论是国内国外都面临着更复杂的商业环境。这种环境越来越像德鲁克在《动荡年代的管理》中所说的那种状态——全球商业前景正越来越受到干扰性力量的威胁。《哈佛商业评论》2018年甚至创新了一个词语,名叫“VUCA时代”。它指的是Volatility(易变性)、 Uncertainty(不确定性)、 Complexity(复杂性)、 Ambiguity(模糊性)的缩写,概括了后互联网时代商业世界的特征—团乱麻。在各个领域,商业组织与...

  • 10
  • 0
  • 0
  • 0
2020.01.17 16:31